最后的方舱记忆
来源:最后的方舱记忆发稿时间:2020-04-05 11:29:17


昨日报告新增无症状感染者78例

△董恩盛(左)和杜鸿儒

公开信为何会有如此大的影响?香农·蒂耶兹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她不能说美方公开信和中方公开信的发表有着直接关系,但她认为在许多专家对中美两国关系整体走势感到悲观的时刻,美国高官、学者这样做的动机实际上与中国学者相同。中美很多学者、前外交官以及政府官员都对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中的敌对言论表示担忧,在对抗这一全球流行疾病当中,中美两国学者敢于站出来积极发声,呼吁两国合作,实际上是在释放十分积极的信号。

董恩盛说:“1月21日,我们(董恩盛和导师)大概商定了要做这样一个数据图表,当天晚上我大概花了7到8个小时时间,就做好了第一版。然后1月22日早上11点左右我的导师通过推特把这个图表发布到了全世界的平台上。”

中方公开信的发起协调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5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在中方公开信发表前,曾与美国公开信名单中的两位人士沟通,希望能有“中美学者联名呼吁”,但未果。公开信完成后,中方曾想发表在美国智库官网上,遭到婉拒。中方还曾联系欧美几家主流媒体刊发该信,但均被婉拒,或多日不予回应。王文说,从这点来看,他非常赞赏《外交学人》的包容与开放。

4月3日,行人走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街头。

香农·蒂耶兹直接参与了中国学者公开信的刊发工作,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尽管公司总部已经搬到美国,但他们始终为自己可以发表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而感到自豪。特别是来自亚洲国家的观点,当然也包括中国学者和记者的声音。香农说,当如此庞大的中国学者群体试图向美国传达一个统一的信息时,美国应该对此表示关注,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如今,这个网站已经成为多国政府高层、公共卫生学者和主流媒体引用最多的疫情数据来源,更新和运营这个网站成了董恩盛的“主业”。

早在两个多月前的1月28日,国家医疗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与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李兴旺,曾在国家卫健委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随着感染地区的人外溢到全国各地,可能在全国很多地方造成散发病例的出现。在散发病例密切接触者中,观察到有一些可能会出现无症状的感染者,虽然没有症状,但核酸检测呈阳性;还有一些病人有症状,比如发热不明显,偶尔干咳或者乏力。这样的病人是有一定传播力的。不过,更多的无症状感染者还是在密切接触者中发现的,这些密切接触者按现在的要求都在进行医学观察,这就保证了对传染源的控制。

杜鸿儒说:“从数据上来看,美国目前是全世界(疫情)最严重的。中国疫情防控对其他国家都是很好的榜样,我希望世界上各个国家可以参考中国的防控手段,希望能早日控制全球的疫情。”【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美国近百名前高官、学者于当地时间4月3日发表公开信呼吁中美合作抗疫。此前一天,中国百名学者在《外交学人》(The Diplomat)杂志上刊发致美国社会各界联名公开信,呼吁全球团结合作,反对将新冠肺炎疫情政治化、污名化。有中国学者透露称,欧美主流媒体和智库网站曾婉拒刊发该信。那么,《外交学人》为何最终决定刊发?对此,该杂志总编香农·蒂耶兹(Shannon Tiezzi)5日独家回应《环球时报》记者称,当如此庞大的中国学者群体试图向美国传达一个统一信息时,美国应该对此表示关注。而且,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中美合作非常有必要,这样做是为了挽救生命。